修正赡养父母法令 助年长者保护子女利益

28/06/2023

大家应该不会对“养儿防老”这句俗语感到陌生。随着时代的改变,很多年长者和年轻一辈对孝道的观念有所不同。有些子女或许不觉得奉养父母是子女该履行的责任;另一些年长者则不希望成为孩子的负担,就算穷途潦倒也不愿意向子女要求生活费。

这些年来,人民行动党政府积极维系家庭凝聚力和提倡孝道。在1996年,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为赡养父母立法的国家。国会通过赡养父母法令,规定子女必须对父母尽赡养的义务。父母可以将不孝子女告上家事法庭,如追讨赡养费等。

上个月,政府国会社会及家庭发展委员会主席谢健平代表所领导的工作小组在国会提呈赡养父母(修正)法案,拟议增设新措施,保护曾被虐待、忽视或遗弃的孩子,避免他们的家长滥用法令。由九名行动党议员成立的工作小组去年检讨赡养父母法令,并完成了公共咨询。这个修正案将在下个星期在国会进行辩论。

照片来源:谢健平面簿

12年前也领导检讨工作,同时是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的谢健平接受《行动报》的访问时说,法令上一次提出修正是在2010年,现在检讨法令正合时宜。

“过去12年,世界发生很多改变,我们更清楚赡养父母法令的运作。工作小组检讨法令后,发现是时候做出更多的改变。赡养父母法令不是要通过立法规定子女尽孝道,而是要确保那些真的需要得到帮助的年迈父母,在子女不照顾他们的情况下,能够通过法律诉求得到最基本的帮助。”

照片来源:陈佩玲面簿

小组成员、麦波申单选区议员陈佩玲则说,不时会有生活拮据的年长居民向她寻求援助,她都会尽可能帮忙,但也常有所感触。

“这些年长者可能是因为尊严或爱惜子女,即使本身为衣食住行而挣扎,仍然不愿意向孩子要求生活费。国会同仁都见过类似的案例。身为人民的代议士,我们会尽全力帮助他们解决生活的需求。但我认为,孩子也应该有所表示,就算不能承担全部(的生活费),也应该分担一部分的责任。否则长此以往,孝道何存?”

她不讳言,随着人口老龄化及家庭结构的变化,家庭在未来社会中的意义、我们所推崇的传统价值观又会起着什么变化,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课题。

工作小组提出的建议包括:曾经虐待、忽视或遗弃孩子的家长,日后须先征得赡养父母仲裁庭的同意,才能够要求与子女接受调解,而在未征得同意之前,子女不会获得通知或被牵涉;允许仲裁庭发出非关乎金钱的庭令,包括指示父母接受财务或戒毒辅导,作为获得赡养费的条件。另外,那些被安置在福利院的贫困年长者如果有子女,总监处应该被赋予权力。联系其子女为双方进行调解。总监得先确定家长有尽过父母的责任。总监的重点是要恢复贫困家长和子女的关系。除非得到贫困父母的同意,总监不得代表他们向子女申请赡养费。

照片来源:穆仁理面簿

小组成员武吉巴督单选区穆仁理说,我们在修正案中提出的三项建议,如果被国会接受,将更好的照顾到那些真的需要帮助的年长者,让他们向子女索取赡养费,同时保障一些子女的利益,如果他们的父母不负责任,还要索讨赡养费,将无法这么做。

照片来源:陈浍敏面簿

另一名小组成员、义顺集选区议员陈浍敏则说,虽然孝道是我们社会重视的价值观,但是我们有时得考虑子女的观点。她透露,身为专业的疗愈导师,她曾经接触许多成年人仍然在克服年幼时所经历的创伤,而身为议员,她也曾经接触过不负责任的家长,有嗜赌或暴力倾向,并伤害了他们的家人。“关系闹僵的父母和子女要和好如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的体制必须能够通过创伤知情法(trauma-informed approach)来协助各种各类的个案。”

国会将在7月4日和5日辩论赡养父母(修正)法案。

主要照片来源:The Straits Times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